开启辅助访问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城市+ tengbo588 长三角 查看内容

三山街的网红广场舞大妈,终于要走了?

2018-11-8 14:40| 发布者: 索拉| 评论: 0
摘要 :   昨天所长闲来无事,去水平方对面的奶茶店嚯奶茶。奶茶店的营业员小姐姐长相甘甜,但声音可以用沙哑来描述。  刚想嘘寒问暖,便被一阵浑厚又嘈杂的音墙所冲击。点单,交流,都只能用吼的。  为何?  因为对 ...

  昨天所长闲来无事,去水平方对面的奶茶店嚯奶茶。奶茶店的营业员小姐姐长相甘甜,但声音可以用沙哑来描述。
  刚想嘘寒问暖,便被一阵浑厚又嘈杂的音墙所冲击。点单,交流,都只能用吼的。
  为何?
  因为对面就是三山街广场舞。
  那是属于100多位广场舞大妈的江湖。
  

  从南到北,五个舞团,五个音响,每支队伍都沉迷在自己的专属BGM中,忘情扭动,忘乎所以,忘记时间,忘记地点。
  左耳听到的是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和《天路》,右耳是广播体操《时代在召唤》,再往前走点是交谊舞大军,运气好点还能看见穿着文工团女装的阿姨们摇曳生姿。

  
  这里的劲舞团跳了四年,但就在今年,突然火了。
  在广播体操中蹦迪的马阿姨,一跃成名。

  图源:南京有个号
  马阿姨66岁,是“水平方舞动队”的创始人,她凭仗随性的舞姿,南京腔的歌声,卓越的精神气儿,收获了一批舞伴和粉丝。
  她9秒小视频在微博上一经发布,就斩获了1092万次观看,吸粉能力惊人,也教会了天南地北的广场舞大妈“如何在广场舞中蹦迪”

  一时间风头无俩,从微博一路火到抖音,从城南一路火到城北。
  周围饭后消食的居民驻足欣赏,挪不动步;年轻的男孩女孩掏出手机,反手就录了个小视频;就连外国友人也被马阿姨的热情弥漫打动,站在路边喝彩飞吻,甚至还曾有美国游客加入领舞的辉煌事迹。
  一传十,十传百,南京人都知道水平方广场上有个器宇不凡的广场舞大妈。但这里,绝对不止马阿姨一个厉害人物。
  所长为大家简单解读一下这。

  “首先向我们走来的是,一群60岁以上的老人迈着稳健的步伐。他们是水平方广场舞的元老,又唱又跳,表现形式十分多元。”

  “接着是黄衣方阵。她们服装统一,动作整齐,人数泛滥。每踢一次腿、每挥一次掌都带风。黄衣方阵是水平方广场舞的元老之一,与网红队伍离得近,两者喇叭对轰已久,谁也不让谁。”

  “这是自得其乐的,她们一会儿排成个1字,一会儿排成个0字,画风诡谲。”

  “存在感较低的和,沉迷在自己的世界中。”
  而每个方阵都有自己的固定粉丝群体,每当晚上钟声响起,这里就聚集起了一拨人,场面恢宏。

  大妈们跳的越起劲,商户就越崩溃。
  何况,水平方是明令禁止在外广场跳广场舞的。

  虽然这些牌子已经挂了好几年,但它就如同是赫伯特笔下的隐身人,又如同是神盾局的昆式战斗机,因为周围介质的折光率与这块板子相同,所以一般广场舞大妈都是看不见它的。
  这些隐形的板子,自然是没有用。这里依旧每晚都歌舞升平,看客泛滥。

  △围观人群

  △一部分围观人群坐在水平方的室外装饰喷泉上

  △顾客想要进入水平方外围的奶茶店,必须穿梭狭窄的喷泉池

  △外卖小哥驻足欣赏了一阵后,福至心灵般地在车上做了伸展运动,然后被身后的快递小哥按喇叭敦促
  这样看来,在商场的户外广场跳广场舞,似乎并不合适。
  一来,很堵。
  水平方的商场外广场本就狭小——非机动车停了满满两排,盲道与摩托车停放处擦肩而过,在这种逼仄的环境下,大量围观者选择长时间停留,这对来往的路人和车辆都构成了一定压力。
  二来,很吵。
  五个放着不同音乐的音响,听得人想人格分裂。每个人在广场上走一遭,都像在音乐节前排蹦了一场迪。
  三来,影响生意。
  那一刻,舞团后排大妈的后脚跟,离Adidas的新联名款只有0.5米。她若再向后退一步,就可以进门当店员了。
  这种由大妈带来的冲击,让所长不由想到了两张图:


  10月底,水平方方面对广场舞终于采取了新行动。
  非常直接:喇叭对轰。
  什么意思?

  五个广场舞队伍,本身自带五个音响。水平方则在这五个音响旁,分别设立了五位工作人员,每位都带着一个音响,开始播放语音。

  △工作人员与它的大音响

  △与大妈扯皮的工作人员和他的大音响
  点击语音,送你一份锣鼓喧天
  ▽
  翻译一下
  ▽
  “这里是南京水平方商业区,禁止跳广场舞。您的行为已影响商家的正常运营,行人的出行,及周边居民的休息,损害了他人的利益,请文明健身,文明活动,立即停止在此跳广场舞的不文明行为。”
  五种音乐+五个播音喇叭,一时间,更吵了。从晚上7点半,广场舞开始,到晚上9点,广场舞结束,这些噪音不断响彻三山街的上空。
  不出不测,水平方的这一波骚操作并没有用,劲舞团都还在,甚至在外界的打压下,跳得更认真更整齐了!


  △11月1日晚,广场舞后的冲突现场。几方都在用南京话讲理,听起来就谁都不在理。
  对于这个问题,不同的人群讲着不同的说辞,实实在在上演了一出罗生门戏码。
  水平方:我知道我很凉,招商招不满,没有人来逛。这下好不容易来了Nike和adidas,我的生意怎能让一群大妈给槽没了?
  大妈:我就是得跳。
  
  水平方保安: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啊。
  围观大爷等好事者:你和他们闹就是唠!反正都是大妈怕什么东西啊!
  而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行,也就是水游城保安,则对这群大妈的行为表示非常理解:她们不在这儿跳,也没地方去啊!情有可原哎!
  当所长反问保安大叔:那如果她们到水游城的广场上来跳呢?
  保安大叔通情达理地表示:那,坚决不行。

  在与这场噪音拔河赛中,不存在胜者,每个人都是施害者,每个人也都是受害者。
  对广场舞大妈来说,城市的发展进程致使活动空间被大幅压缩,只能寻找可替代场所进行例行锻炼,委曲求全。
  对来说,商场外广场属于商场财产,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八条,干扰他人正常生活营业的行为是绝对错误的。
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

tengbo588

tengbo588